大太陽奇遇記(2):第二天

夜訪吸血鬼
走在回家路上。
今天陽光特別毒辣,聽說是四十度高溫,這個溫度不會熱死人,但是會讓人比死還難受,我顧不得自己是男生,背包里的雨傘拿出來遮陽。
突然聞到一股燒焦味,我前後左右搜了一下,走道上很乾淨,樟樹在艷陽下清爽挺直,那股焦味不知從何而來。
!!!
不對,此情此景,幾天前才剛遇到。
幾天前,還是幾個月前?
有點忘了,但有一件事我永遠不會忘記:那股燒焦味是路邊一具吸血鬼正在融化。
那個吸血鬼忘恩負義,我救了它,它回我以血盆大口,超機巴恐嚇我、搶走了我的傘。
那天回家,我到全家便利商店補買了另一把傘,藍色的,吸血鬼搶走的是黒色傘,我發誓再也不買黒色傘了,每次看到黑色傘,就想那只吸血鬼,還有它那一張大嘴裡面的猖狂牙。
我同時還發誓再也不走那條路回家。後來,我真的沒有再走過。
真的!
但是事實粗暴在眼前,神經錯亂了嗎我?又走到這條路上,甚麼時候開始的?
四處張望的我,眼角餘光中注意我頭上的那把傘。
黒色的傘,去他XX,我竟然撐著一把黒色的傘!自從上次大白天遇到鬼之後,我就沒買過黒色的傘。
一次也沒有。
藍色的、黃色的、好像最後一次是綠色的,但沒有一次是買黒色的。
這把傘,真的是從我背包里拿出來的嗎?
又聞到那股燒焦味道了。
走到路的盡頭了,只能左轉。
記得沒錯的話,上次左轉之後,馬上就看到那只倒在路上的吸血鬼。
我力求鎮定,深深吸一口氣,輕輕悄悄地轉過頭去。
前方五十公尺處,有個男子倒在地上。
是的。那名男子衣服怪異,一副從歐洲中古世紀走出來模樣。
是他沒錯。
如果真的是他,他現在應該極度衰弱,全身軟叭趴,在陽光底下如同逐漸融化的蠟像。
我要趁這個機會奪回我的黒傘,有這個念頭之後,我隨即想到現在手上拿的這把,不就是黒傘,跟我以前被搶走那把,很像。
很像很像……
我趕緊打開我背包里的拉鍊,礦泉水、兩本書、白色帽子、……,一陣慌亂之後找到了:綠色的兩截傘。
這才是我最近一次買的傘。在台北火車站地下街挑到的寶貝,扁平四方,很輕巧,放在背包里完全不佔空間。
那麼現在手上這把黒傘,是眼前這個吸血鬼還我的囉?
有一股寒意在我全身上下流竄。
那只外國吸血鬼,似乎感覺到我的存在了,本來一動也不動在地上,突然間開始……蠕動,掙扎著要爬起來。
他那古怪的肢體動作,活脫像是電影《七夜怪談》的貞子,就是最後最經典的那一幕:貞子從電視機里爬出來。
我想倒頭就走。
雖然種種跡象顯示,他應該就是那個吸血鬼了,但是有個人(有個鬼?)倒在地上垂死掙扎在這大太陽底下發生了,我總不能就這樣見死不救,倒頭就走吧。
況且,最讓我耿耿於懷的那把黒傘,也已經回到我手裡了,我還有甚麼好糾結的。
反正他奄奄一息倒在地上,能咬我嗎?偉大的好奇心是人類一切冒險的原動力,我決定,小心謹慎走向前看個究竟。
要不要幫它,取決於我,至少,這次絕對不再讓他撐傘撐到涼亭!
這條小路有三公尺寛,他倒在左側,我躡手躡腳移到最右側,一小步一小步,緩緩前進。
走近一看,它的臉像是被雨水糊掉的水彩畫,完全看不清五官的輪廓,不過,從他體形和身上衣服來看,也的確就是那隻鬼了。
那股燒焦的味道,本來像是木柴燃燒,現在變成是燒塑膠的氣味了,實在很噁心。
不管他的話,他真的會融化成一團水泥?
「Help……Help!」很輕但是仍然可以辨識的英語求救聲,從一公尺前糊掉的水彩畫中微微放送。
幹!他又快死了。
怎麼我就一定要遇到快死的吸血鬼呀!
我深深吸一口氣,把傘收起來,也許是出於一種報復的心理,我要讓他知道,我可以在大太陽裡。
然後我轉過身,嘿嘿,決定了這次我要——見、死、不、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