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怕的鷄腿飯

可怕的鷄腿飯(4)(完):兇運的傳遞

那天回到家,胡思什麼也沒法做,只是在床上翻轉,好不容易睡著。睡了一半,肚子又開始翻攪,胡思給攪醒,到厠所折騰了半個小時,終於再躺回床上。 本來以為沒事了,胡思的

可怕的鷄腿飯(3):沒放在心上,大錯特錯

走到鐵皮屋,胡思發現裡面空蕩蕩的,一個客人也沒有,當然也沒有陳機的身影,只有胖胖老闆留著兩撇鬍鬚,跟昨天一樣,一臉笑呵呵都快擠出油來了。 哇,我的文章終於有人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