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

小麻雀(5):展豪

展豪是紀新白高中第一個認識的同學,紀新白個子矮,坐在第一排,展豪坐在他後面。第一天早上,紀新白坐在位子上吃早餐,展豪從後面拍了下他一下:「你家裡住哪裡?」兩人開

小麻雀(4):五號公車

「好刺眼呀,閃瞎啦!」一大早,紀新白的弟弟嚷嚷著。 「不把你閃瞎,你怎麼會乖乖起床!」紀新白得意。 「低調點,像我這個右昌國中剛剛好。」弟弟背起自己的書包,意有

小麻雀(3):右昌夜市

之後紀新就一本正經,一個指令一個指令都嘗試輸入過,最後把一樣是買電腦送的倚天文書處理光碟插入磁片槽,小學時候見過的熟悉畫面,紀新白重新回味,用倉頡輸入法電腦打字的神奇感覺。

小麻雀(2):四海一家

「還有呀,櫻木花道在和山王比賽之前,接受魔鬼特訓,一個星期投了兩萬個球。聯考前的最後衝刺也是這樣,不要求做兩萬個數學題,但至少參考書的題目都要順過一遍吧。」

小麻雀(1):考上雄中

豬被奉承,也會上樹,更何況是人。從此紀新白成為拿獎狀高手,每次月考都可以拿一張前三名獎狀回家。一個學期三次月考,每次月考一張獎狀,紀新白拿回家裡的獎狀越來越多。

三十年耳鳴(2):揚州採耳師傅

於是,在按摩小姐強力推薦和其他同事起哄之下,我加點了一項「採耳」的服務項目。來給我掏耳朵的,據說是來自揚州很有名的民間師傅,剛好他最近到吳江駐點,按摩小姐直言錯過太可惜了。

三十年耳鳴(1):都是因為一場手術

室友打呼的聲音雖然很大,我聽到的那個聲音雖然很小,但它很刺耳,我把頭埋進厚重的棉被裡,很大力地緊緊塞住耳朵,那個聲音並沒有一絲一點的消失,它仍然很清楚地、很頑強地存在。

雙城之戀(4)(完):上海虹橋

昨晚喝醉酒,小白淚流滿面,嘴巴裡一直喃喃念著一個名字,小黑當時就感覺到小白在上海一年,也許有過一段理不清的感情經歷。在看完《五角場》之後,小黑終於能體會小白淚流滿面的心情。

雙城之戀(3):小白

晚上十點多,星期二,酒吧客人不多。空氣中飄浮著淡藍色和鮮黃色燈光,龐克後搖滾的吉他噪音填補夜的空虛,牆上貼滿光復初期的黑白電影海報。

雙城之戀(2):橙舍青年旅館

沙發旁邊的桌子上,兩瓶上海帶過來的可口可樂,上面寫著「分享這瓶可口可樂與你的純爺們」,桌上擺滿附近7-11剛買回來的零食餅乾,一隻白色小貓眯,窩在前面電視櫃角落探頭張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