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麻雀(2):四海一家


卷一
2.四海一家
四海一家籃球場。
「還真的給你考上雄中了!」劉少然一個轉身,運球上籃,得分。
「嗯呀,差點手賤把准考證丟進左中。」紀新白把球撿回來,和劉少然過球,抄到球之後運到罰球線,跳投,咚一聲擦到籃框,沒進。
「我覺得你不是手賤,而是你這個想法有點賤。這樣跟流川楓只因為離家裡近就念湘北有甚麼兩樣呀!」劉少然把籃板球搶下來,運回罰球線,一個快步上籃,輕輕將球往籃筐里送。
第二回合結束,六比二,紀新白慘敗。
紀新白和劉少然是國中死黨,念國中時候,紀新白每天早上先騎腳踏車到劉少然家,然後再跟劉少然一起騎到學校。
「有沒有搞錯,我是講義氣,想想說不定你也考上左中,那我們一起騎腳踏學上學。」紀新白硬拗。
「少來,抱歉啦我念明誠中學,有校車的,終於擺脫每天腳踏車的命運了。」劉少然手裡拿著籃球轉呀轉的。
「我看你以後可能會懷念騎腳車踏的日子。」紀新白坐在籃球架底座上。
「搞屁,這有甚麼好懷念的,走!投飲料。」
他們兩個到籃球場旁邊的販賣機,紀新白喝寶礦力水得,劉少然投的是開喜烏龍茶。
高雄市左營是個軍港,國民黨政府在這邊建了幾個眷村,專門給從大陸徹回台灣的老兵住的,四海一家,是在這個眷村裡的籃球場。
「你知道趙書彰考上哪裡嗎?」紀新白狠狠喝了一大口,問道。
「好像是前鎮高中,我聽陳景陽講的。」劉少然手裡拿著開喜烏龍茶,連瓶罐都沒有打開,只是不停地上拋轉呀轉的。
紀新白張大嘴巴,頓了好一會兒。
國中時候,儘管紀新白再怎麼努力,總是排第二名,趙書彰一直排在他前面。紀新白有在打籃球,有一群籃球死黨,算是會念書又有在玩的。趙書彰除了用功念書之外,興趣就是打電動,一看就是那種念書很認真的好學生。
長久以來,趙書彰站在紀新白前面的巨人,面對這無法跨越的障礙,紀新白心裡沒有甚麼疙瘩,畢竟人家就是一副用功的好學生嘛!不過在聽到他高中聯考大決戰的最後成績,紀新白還是忍不住說了句:「原來他考上前鎮呀!」語氣中,混雜著一股酸酸的味道。
劉少然聽了這句話之後,叭一聲把開喜烏龍茶打開,大喝一口,看了紀新白一眼,說道:「櫻木花道有時候不小心也會打敗流川楓。」
紀新白哈哈大笑:「這甚麼比譬,你到底有多熱愛《灌籃高手》呀!」
劉少然嘆了一口氣:「可惜在台灣沒有湘北高中,不然我一定拼命讀書考上湘北高中。」
國中時候,剛好是日本漫畫《灌籃高手》最火爆的時候,紀新白和劉少然是打籃球的死黨,每個星期六日一群同學到學校打球,常常他們打完球,就到漫畫店裡看《灌籃高手》最新的連載。
後來他們這群人,代表班上參加國二班際杯籃球比賽的先發主力。紀新白個子不高,是班隊主力里的控球後衛。當時在一場和宿敵二班對決的關鍵球賽,紀新白在最後幾分鐘在對方場地抄到對方的球,單人過場後三步上籃,班上同學狂呼喝采,當時劉少然把紀新白緊緊抱住,稱贊他就是十二班的「宮城良田」。
國中畢業後,他們不想再去學校打球,約在學校附近的四海一家。
紀新白跟劉少然喝完飲料回到籃球場,多了好幾個人,和他們同樣是班隊代表的俊佑也來了。
和國中籃球場不同,這裡打球的人年齡偏大,看起來就是住在附近的老榮民。
不管年齡大小,喜歡打籃球的人在籃球場聚在一起,只有一種結果:PLAY ONE。
三對三斗牛,紀新白、劉少然、王俊佑一隊,他們的對手,三個老榮民。
紀新白他們憑著國中一起打過N場球的默契,彼此交換眼神,很快就各自選好防守的對象。紀新白麵對的,是一個骨瘦如柴的老人,個子和紀新白差不多,不高,紀新白看著眼前這位阿伯,心想要小心一點,別弄傷了老人家。
很快紀新白就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。這個老人,可能整天沒事做就在籃球場投三分球,純心想把自己練成四海一家的三井壽。一開始那老人就只是站在三分線外,紀新白以為他是太瘦弱了,不想在禁區裡面衝撞,所以才待在三分線外。
沒想到他的隊友一拿到球就傳給他,他一拿到球很熟練的姿勢先弓步再跳起來,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曲線,刷一聲進籃。
連續三個三分球得分,把紀新白逼上火線。他不得不在過球的時候,趕緊站在最邊邊的地方,只要球一傳給那個老人,紀新白飛撲向前,緊密防守,封死對方的三分球。
那老人看穿紀新白的心思,在紀新白飛撲向前的時候,老人輕輕鬆松一個側身,甩掉紀新白帶球上籃。
很慘,老榮民連續得分,紀新白這一邊掛零。
壓力,全部在紀新白一人身上,但是,籃球本來就是個團隊運動,輸了大家都有責任。
紀新白和劉少然憑著國中一起打過N場比賽的默契,彼此一個眼神,很快交換了各自防守的對象。
站在紀新白麵前的老榮民,戴著眼鏡、身體矮胖,比紀新白還矮半個頭,但是紀新白這次不敢再懈怠,連忙擺出他最厲害的防守姿勢。
過球。
仍然由老榮民那一邊發動進攻。
很快的,球又傳到了那位瘦骨如柴的老榮民手上。
仍然是站在三分線外面。
防守他的劉少然很清楚,必須湊上前去,不然一個跳投,又是刷一聲三分球。但是同時也必須防備他一個轉身抄近籃下。
紀新白貼著矮胖的老榮民,同時緊盯著劉少然那邊。
這次他想要看個清楚。
左右運球。
左手,右手,再運到左手的時候,瘦小老榮民低身作勢要跳投了,劉少然趕緊上前。
老榮民低身之後彷彿瞄預見劉少然趕緊上前的動作,他右腳往右後方迅速跨越,一個轉身。
跟剛才一樣的伎倆,劉少然剛才已經看清楚這個假動作,所以他也只是假裝趕緊上前,其實他早就做好準備了。
左腳一個橫步跨越,劉少然擋在老榮民前面,這次,劉少然不會再讓得逞。
但是仔細一看,球不在瘦小榮民的手上。
當紀新白察覺到,已經來不及了,矮胖榮民迅速移位,接到瘦小榮民轉身時傳過來的球,三步上籃,得分。
留下目瞪口呆的紀新白和劉少然。
四海一家,原來是個臥虎藏龍的地方!
一起騎腳踏車回家的路上,他們兩個很有默契,閉口不談今天被電假的鬥牛。
劉少然問紀新白一個詭異的問題:「都怎麼念書的?特別是數學。」
之所以詭異,是因為紀新白和劉少然國中時候,每天一起騎腳踏車回家,像功課這一類很應該要問的問題,劉少然從來沒問過。
紀新白完全沒有經過考慮,摸摸籃子裡面的籃球:「櫻木花道在剛開始學籃球的時候,只是一直蹲馬步練習運球,練到晚上還會因為感覺聽到運球的聲音而睡不著。如果哪一天你晚上睡覺前,聽得到數學排列組合的聲音,你數學一定可以學的得好。」
「晚上睡覺也會聽到排列組合的聲音!這代價⋯⋯太高了吧?」劉少然撇嘴說道。
 
「還有呀,櫻木花道在和山王比賽之前,接受魔鬼特訓,一個星期投了兩萬個球。聯考前的最後衝刺也是這樣,不要求做兩萬個數學題,但至少參考書的題目都要順過一遍吧。」
「要我選的話,我寧願投兩萬個球,也不要把參考書的題目都做過一遍。」劉少然語氣堅定。
「所以嘛,念書不是這麼好念的,灌籃高手也不是這麼好當的。」紀新白說的有點得意。
「我今天真是吃了狗屎,才會問你這個問題。」劉少然下了這麼一個結論。
「我想跟你闡述這個理論很久了耶!哈哈哈。」紀新白拍拍劉少然的肩膀。
「媽的,怎麼辦,我有種想殺人的衝動!」劉少然用力握緊腳踏車手把。
「息怒,息怒,是你自己問我的嘛!」紀新白刻意拉開腳踏車和劉少然的距離。
天色不知不覺中暗了下來,劉少然家到了,紀新白和他揮揮手,繼續騎回家去。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