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咖啡因的持久戰

頭裡面好像裝滿了高能幅射,不停的翻攪我的腦汁。
沒有辦法說很痛,因為那種痛,不是一刀刺進的痛快,而是溫水煮青蛙的煎熬,講白話點,就是隱隱作痛。
這種痛,才真正折磨人。
到底是怎麼了?
昨天三點睡,今天六點起床,我直覺是自己睡眠不足招來的。
但是經過大白天兩三小時的補眠,欠身體的睡眠時間已經還了,頭還是照樣隱隱的痛給我看。
我陷在頭疼裡冷靜的思考,然後我想我找到答案了:
是咖啡因。
幾個月來,每天喝咖啡,就這幾天,我想把咖啡給戒了,頭腦得不到咖啡因的補給,開始造反。
沒想到戒個咖啡,還得跟自己的身體打仗!
可惡,就跟你拼了,來個持久戰!
莫明其妙的熱血起來⋯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