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不要這麼囉嗦嗎?

「不太瞭解你這篇文章的重點在那裡?是勵志文嗎?」
「哈,很高興你有這個質疑,表示你真的有讀我的文章。」
「⋯⋯,你有回答我的問題嗎?」
「怎麼這麼容易生氣!好吧,首先,我問你,你看我寫了這麼多篇文章,有看過我拿文章去投稿嗎?」
「沒有。」
「當然,我這個文章,也不是國文課在寫作文,一定要交給老師批改的,是吧?」
「是的。」
「所以呢!寫作對我而說,是一個純粹的興趣。我寫作的目的,不是要寫出什麼東西出來,寫作本身,就是我的目的。」
「⋯⋯,請問你有回答我的問題嗎?」
「有的,你的問題:我文章的重點在那裡?我的回答是:沒有重點,因為我只是為了想寫而寫,有沒有重點,我無所謂。」
「你有沒有想過:你花時間看了一篇文章,發現毫無重點可言,於是你好奇,問作者到底想要表達什麼?有沒有重點?結果作者跟你說:『有沒有重點,無所謂!』你會不會想掌作者一巴掌?」
「不會,我會覺得作者很有哲學家的味道。」
「⋯⋯,我可以打你一巴掌嗎?」
「怎麼這麼容易生氣呀!我換個方式說好了:你喜歡騎腳踏車,有的時候,你會專程開車,載著腳踏車到烏來,然後享受在烏來騎腳踏車登山的征服感,有的時候,你也會牽著腳踏車搭捷運,淡水河邊單車一日遊,是吧!」
「對呀,我就是喜歡騎腳踏車!」
「就是因為你喜歡騎腳踏車,更多的時候,你根本沒有計畫要去那裡,只是跨上腳踏車出門,在附近繞個幾圈就回來,我看你出門的時候,苦喪著臉,回來的時候,舒暢了許多。」
「嗯,只要能騎著腳踏車,對我而言,就是很大的快樂。」
「所以,我幫你做個結論:你騎腳踏車的目的,不是為了要騎到什麼地方,也不是為了在那個地方踏單車,你就是為了騎腳踏車本身而已,一句話,騎腳踏車本身就是你的目的。」
「你說得沒錯!」
「那麼,我剛才所說的:寫作本身就是我的目的,沒有一定要寫出什麼東西,你現在可以理解了吧!」
「⋯⋯,可以。」
「很高興你終於理解了。」
「只是,⋯⋯」
「只是什麼?但說無妨!」
「我還是很想掌你一巴掌。」
「為什麼!!!」
「因為我發現:不但看你的文章沒有重點,跟你講話也沒有重點。」
「真的都沒有重點嗎?」
「也許有吧,可是,你太囉嗦了,可以不要這麼囉嗦嗎?」
「⋯⋯,我會改進的!」
「什麼時候可以改好?」
「不知道耶!這個,要怎麼改?」
「算了,我們停止對話吧,再這樣囉嗦下去,沒完沒了!」
「其實⋯⋯,跟你對話本身就是我的目的啦!」
「暈!!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