哥哥的小白,我的小白(1):一個遲到很久的禮物

小麻雀是我的國中同學,很可愛的一個女孩子,有點男孩子氣,不但在班上很多姐妹淘,和班上的一群臭男生也處得不錯。
一群臭男生裡面,當然也包括我。
我高中的時候,老天很照顧我。高二那年,我剛滿十八,馬上就去考了張機車駕照。我高中唸的是男校,四個死黨裡面,我是第一個考到機車駕照的。
老天更照顧我的是:家裡已經有一台潮男等級的翔鷹90,空在那裡,就等我考到駕照!
考到駕照的那一天晚上,我打電話給小麻雀,跟她宣佈這個好消息,更重要的是,試探一下明天能不能載她回家?
後來,我還真的常常載小麻雀上下學。
雖然我跟小麻雀並沒有因此而交往,但是現在回想起我的高中三年,嘿嘿,可以拿出來給自己臉上貼貼金,得意一下、甜蜜一下的,肯定少不了騎摩托車載小麻雀的風光日子。
由此可見,車子很重要,特別是對男孩子而言。
高中時代,不一定每個人有摩托車。大學聯考之後,苦悶的日子終於結束,上大學,大一新鮮人是最青春熱血的時候,沒有摩托車,怎麼也熱血不起來,連夜遊也沒辦法參加。
所以大學以後,摩托車是基本配備,很少看到那個同學沒有摩托車的。
然後是大一暑假,大家各自回鄉,有的回台中,有的回台南,有的跟我一樣,是回高雄。
暑假結束後,大家又回到學校,一開始聊天的話題,當然是暑假做了些什麼。
我跑去打工了,是在高雄新崛江的一家鞋店。當銷售員,賣女鞋抽業績。兩個月下來,體會到什麼叫錢難賺,也體會到什麼叫靠一張嘴巴賺錢。
跟我住同一間宿舍,台中的阿志,載著厚厚七百度的眼鏡,很開心的說他暑假跑去學開車、拿到了汽車駕照。
那時候我才發現,原來滿十八歲,不僅僅可以考機車駕照,還可以考汽車駕照。
汽車,從大學時代開始,成為一個男人的夢想。
在機車上面,我跑第一,在汽車上面,我郤是遠遠的落後。
大學八年畢業、當兵一年半、事務所三年、越南大陸外派……,高中之後的日子,很精采,但是開車,一直都離我好遠好遠。
一直到三十三歲那年的春節,我才給了自己一個好禮物、一個遲到很久的禮物:拿到駕照、學會開車。
人生中第一輛車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