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春風

憶春風(6)(完):一隻沒有腳的鳥

他跟云,雖然在上海見面感覺很美好,可是再怎麼美好,也只是很短暫的兩天而已,頂多只能說有曖昧到,人家說遠距離戀愛很難維持,遠距離的曖昧就更不用說了。

憶春風(5):田子坊的泰迪之家

云簡單的一個英文單字,在他心裡,卻是一幅遼闊的幸福地圖,想像著他以後也來上海工作,然後他跟云在一起,時間久了,上海這些什麼新天地呀田子坊,去到都不想去了。

憶春風(4):田子坊

田子坊是什麼地方,是一間好吃餐廳?是一座豪華商場?他完全沒有概念,但是此時此刻,不管云是帶他到什麼地方,他都樂意。現在的他和云,感覺不像是老同學聚會,像是走在新天地的小情侶。

憶春風(2):上海地鐵

吳江到上海長途汽車站。走上來是一間麥當勞,再走過一個狹長的通道,經過一家賣鷄排和珍珠奶茶的店,就會看到上海火車站。曾經,我每個星期六的黃昏,都會看到這個畫面。

憶春風(1):卻上心頭

那時候,他披羽戎大衣、載厚手套來到這裡,寒風朔朔,心裡卻是很溫熱,她說:「可惜,時間來不及了,不然十二點過後,燈火會熄滅,冷清的外灘反而更有味道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