恐怖小說

毛蟲

全身長滿透明刺毛如刺蝟一般的毛蟲。它身上一塊一塊不同顏色的鮮豔皮膚,不像是動物的皮膚,更像是西洋油彩畫裡的油彩,一塊一塊塗上去的。

畫壼(1):因果

佛教不一樣了!在佛教世界裡,每個人都有向上發展的潛力,萬宗萬法互為因果,所以因果關係變得瑰麗多彩。每個人被因果緊緊咬住,然而在此同時,每個人又有自行衍生因果的力量。

圍巾(4)(完):沒有兇手的殺人案件

他以過失殺人罪被起訴,但是實在找不到殺人的直接證據,案子拖了一年,到最後無罪釋放。案發之後他精神狀態不太好,再加上原本管理行政的老婆不在,工廠的營運一落千丈。

圍巾(3):老婆與情人

工廠的客戶總是要應酬,免不了花天酒地,以前這種場合,他都讓業務去,自己從不參加。有一次他晚上覺得煩,不太想回家,就跟業務一起去跑酒店應酬。

圍巾(2):老實的男人

每天跟你吃飯的小張,進公司才沒幾年,現在升到經理了,房子車子孩子一應俱全,反過來看,你依然是專員,只不過從一等專員升到資深專員,人生大事,還在緊鑼密鼓規劃中。

圍巾(1):一樁殺人事件

到底有罪還是無罪,就是我童年所看到松樹上的東西一樣,到底月亮還是鬼臉,時間衝刷過後,很可能再也分不清,更可能的是,再也不重要、再也沒有人關心了。

大太陽奇遇記(4):最後一天

因為我又聞到那一股燒焦味,當我越走那一灘看似金屬融化成水銀的東西時,那股燒焦味就更刺鼻,幾乎可以斷定,燒焦味是從那一灘水銀發出來的。

大太陽奇遇記(3):第三天

以上,就是我跟那只吸血鬼的兩次相遇。兩次的結果都一樣,快死的吸血鬼最後都不會死,而我那把黑色的傘不但會救了吸血鬼,最後還會被它搶走。

大太陽奇遇記(2):第二天

雖然種種跡象顯示,他應該就是那個吸血鬼了,但是有個人(有個鬼?)倒在地上垂死掙扎在這大太陽底下發生了,我總不能就這樣見死不救,倒頭就走吧。

大太陽奇遇記(1):第一天

「……我不好,快死了……」原來,這個外國人會講中文!是免不了有點外國腔調,但還是聽得懂。聽他軟叭叭的衰弱語氣,其實不用他說,我也知道他即將成為一具屍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