畫壼

畫壼(9)(完):刺青

展豪剛回台灣在展覽會被咬的傷口一直沒有好,後來那傷口結成一張直徑三公分的小叮噹的臉,那傷疤與其說是傷疤,倒不如說是刺青。後來展豪也習慣了,一般他都會盡量穿長袖衣服。

畫壼(8):瞎了

六點半了,天色完全暗下來,孔子廟前的路燈還沒亮,到這個時候都沒甚麼客人了,家豪看黑輪伯一直擦這個擦那個的,知道該收攤了,只是不好意思跟家豪說,所以就把碗擦了一次又一次。

畫壼(7):蓮池潭的黑輪伯

最後阿明爸爸給的答案是阿明不在家,後來家豪又打了幾次,通通是阿明爸爸接的,答案千篇一律:阿明不在。留個言,不方便,留個手機,不方便,提供阿明的手機,也是不方便。

畫壼(6):阿明

高中男校下午通常有課後自習,大部份的男孩會把制服脫掉,剩下一件會露出腋毛的無袖內衣,率性大膽一點的乾脆把內衣也脫,反正就男校嘛,大方露兩點不會少塊肉。

畫壼(5):化膿結疤的傷口

想到這裡,他再環顧一下四周,參加這次同學會的人,明顯比以前少很多,氣氛還是很熱絡,但是以前那種學生時代的感覺沒有了,大家都成年了。

畫壼(4):同學會

同學你一言我一語,說出連他自己都快忘了的青春年少,那是一個甚麼都不是的年代呀!每天畫小叮噹的國中生,後來成為一個海歸畫家,很適合拍成電影或是出傳記的嘛,哈哈!

畫壼(3):小叮噹和美術館

女人一衝出來就咬他,他被嚇了一跳,驚嚇之餘沒有看清那女人的模樣,直到保安強行把那女人駕走,現場一陣慌亂之中,他才瞥到那女人的側臉。

畫壼(2):精神科

很快有人發現他是最近爆紅的畫家。他畫畫的技法並不特別,之所以爆紅,在於他是畫在木製小酒壼上,只有拿放大鏡觀看,才能看出裡面有個江南園林、或者是一池錦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