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電影

《送行者》(入殮師)面對逝者的尊重

「未知生,焉知死。」這個話我個人理解,是人生尚未參透,又何必探究死亡?從相反角度言之,正因為面對死亡,對於人生,應該有更深一層體悟。人生有各種樣態,死亡亦是如此。

《Hero》木村拓哉主役的日劇電影

木村拓哉在建立起地位之後,很有挑戲眼光,像《美麗人生》、《Hero》、《Good Luck》、《華麗一族》、《Change》之類作品,本身話題性十足,再加上木村拓哉主役,幾乎就是收視保證。

《STAND BY ME 哆啦A夢》(伴我同行)最好的禮物

從1980年開始,小叮噹每年都會出大長篇(目前只有2005年從缺),每一年,製作團隊特別編寫一個題材新穎的故事,由原班人馬擔綱演出,內容通常是一場天馬行空的冒險

《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:破》經典再現

《宇宙戰艦大和號》、《機動戰士鋼彈》、《超時空要塞》這些日本動畫,小時候或多或少聽過,但電視上沒有播映,一直只有模糊的印象,只覺得名字聽起來很酷,一聽會讓大男孩

《白夜行》一起走在太陽底下

我的第一齣日劇是《跟我說愛我》。時間是高一,場景在家中客廳電視(這個廢話,那個年代沒網路,還有可能在哪看日劇!)聽說很多人看完純愛日劇後,很想談一場戀愛,我那時

電影心得:《哆啦A夢:大雄的平行西遊記》

「你這隻愚蠢猴子,不愛念書、不聽媽媽話、愛哭、還老是欺負小叮噹!」大雄乘著筋斗雲衝到宇宙盡頭,發現一顆白雪發亮小行星,於是在行星上畫畫。 儘管正名已久,還是很喜